当前位置:主页 > 直达 >

驰援至少已达数百吨依然物资告急

1月31日,是货车驾驶员何建文被安排隔离的第5天,距离其离开隔离大楼还有10天。
 
在1月27日运输包括6.5万个医用口罩、5000件防护服和2300副护目镜到湖北赤壁蒲纺医院后,何建文在返回时在西安高速路口被告知需要隔离,目前一切正常。
 
相比于往年,物流公司在这个特殊的春节中显得繁忙又充满使命感,紧急驰援武汉的物流公司无疑成为支援疫区的一条条生命线。
 
 
 
但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1月31日了解到,即便有大量医疗物资正在马不停蹄地运向疫区,依然有多家武汉一线医院宣布物资告急,并对外发布紧急求援,让关心湖北尤其是武汉的人们不禁发出疑问:驰援多日,这些物资究竟运到哪了?
 
“我们自己也挺纳闷的,光我们就承运了很多口罩,防护服这些物资,按道理应该不至于告急,但是没想到有些慈善组织并没有及时给到急需的医院。”一家连日参与物资驰援的大型物流企业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根据交通部数据,截至1月29日24时,全国客货运车辆向湖北输送物资4.5万吨。而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多家物流公司不完全统计,其中医疗物资至少已达数百吨。
 
物流铁军驰援湖北医疗物资至少数百吨 前线依然告急
 
韩国首尔,阿里巴巴采购的医疗物资正在装运,准备飞往上海浦东。图片来源:菜鸟网络提供
 
1月30日上午11时许,阿里巴巴全球采购的首批N95口罩等医疗物资,由东方航空旗下东航物流承运,从印度尼西亚运抵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同日,从韩国首尔起飞的东航MU5042航班,载运着阿里巴巴采购的11180公斤、70余万件医疗物资,于13时50分落地上海浦东。据悉,双方将在14国就驰援武汉展开无缝对接,未来3天内,预计将有超过650万件医疗物资,通过阿里全球直采送达武汉。
 
1月28日上午,京东物流从南京发车的60万只口罩送达京东物流武汉亚洲一号智能物流园区,加上此前已到位的40万只口罩,京东此前宣布分批捐赠的100万只口罩已全部到位。
 
京东物流相关负责人介绍,该批物资将通过湖北省慈善总会,有统筹有针对性地分发给武汉及其周边地区有紧急需求的医疗、慈善机构。除100万只口罩外,京东分批捐赠的6万件医疗物资及药品也已经由京东物流全部运输到位,送至武汉第四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同济医院等各大医疗机构,缓解医疗物资短缺的局面。
 
类似的物流情景正在全国多家物流公司上演。
 
自1月23日起至今,包含中国邮政、顺丰速运、京东物流、中通快递、圆通速递、申通快递、韵达速递、百世快递、德邦快递、苏宁物流和国美安迅物流等在内的数十家寄递企业都宣布开通“绿色通道”,甚至菜鸟网络还联合了多家海外物流企业,免费从海内外各地为武汉地区运输社会捐赠的救援物资。
 
据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政策研究室主任吴春耕1月30日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截止到1月29日24时,全国客货运车辆运力储备达到10.2万辆,向湖北输送物资4.5万吨。
 
公开数据显示,截止到28日16点,京东物流通过铁路往武汉地区运送的防疫物资近70吨。顺丰在1月24日至30日已有21架次货机降落武汉天河机场,累计运送医疗、救援等急需物资470余吨。
 
此外,自1月25日至30日,菜鸟及中通、圆通、申通、百世、韵达、日日顺、德邦、丹鸟等国内主要快递物流企业,和国际合作伙伴一道,将约200万个口罩、50多万双手套、4万多套防护服、2万多副护目镜、7000多箱消毒水、30吨输液药品等医用物资,以及40吨蔬菜肉类等生活物资,紧急运送到湖北各地。
 
在各物流企业纷纷驰援湖北的情况下,大量物资运抵武汉,但依然有不少防疫最前沿面临着物资短缺的风险。
 
1月30日,人民日报官方微博转发一则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请求物资支援的截图,该截图来自“协和医生Do先生”,信息显示,物资即将全部用尽,“不是告急!是没有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该院了解到,其医疗物资“很紧缺”。此外,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也存在医疗物资紧缺现象。
 
物流公司:多数医疗物资与红十字会对接 建议直接寄到医院
 
一面是日夜兼程的物流公司运送大量急救物资抵达现场,一面是武汉多家医院物资依然严重紧缺,让不少人对于物流公司的运输环节产生了疑问。
 
苏宁物流相关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针对武汉地区的支援,公益组织及机构有医疗物资需要送往武汉各个医院,首先需要明确医院是否需要。其次,在与医院进行对接后,物流公司会负责中间运输和到院调拨环节,也有些是医院会自己安排医院的车负责调拨。
 
据上述苏宁物流相关负责人介绍,苏宁物流对于医疗物资的运输环节为:公益组织有物资捐赠—医院有物资需求—明确哪些医院及相关对接人—苏宁物流接收地装货—苏宁物流运输—到达武汉后苏宁物流调拨或医院调拨。
 
对此,一家连日参与物资驰援的大型物流企业相关负责人则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物流运输方面总体来讲比较顺畅。“我们这个过程中承接的物资不少是寄到慈善机构,说他们会根据防疫中心要求统一调配,作为物流支持方我们会给他们建议直接送达急需物资的医院,一方面能够切实帮助医院,另一方面避免中间物资落地调拨环节出现的问题。”他表示。
 
“之前很多咨询我们寄递的个人,他们因为想不到相关的渠道,都直接寄到红十字协会,我们给他们的建议是让他们寄到医院,但是由于这些信息很快会被覆盖,并不像红会这些机构的信息多。”上述物流企业负责人进一步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出于疫情控制的需要,所有进出武汉的运输车辆均需要配备通行证,有物流公司内部相关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因为受赠单位都在武汉,所以需要把包括司机身份证号、运输物品、到达某个收费站时间等信息提供给受赠单位,由受赠单位把所有信息报给疾控中心,疾控中心给开具通行证。
 
“如果是捐赠给慈善中心或者红十字协会的,就需要慈善中心开具通行证。”他透露。
 
“生命线”仍面临挑战:封路、隔离、运力不足
 
实际上,正值疫情严重复杂阶段、特殊时期,这支物流铁军在与疫情赛跑的疾行中也在不断历经严峻挑战。这不仅高度考验着政府、民间的应对机制和协同能力,同时也关乎复杂的人性和现实。
 
1月25日,大年初一。何建文原本在家与家人团聚聊天,突然,手机持续震动。打开一看,是车队的宋队长在群里紧急招募,需要两名志愿司机,把一批救援物资送往湖北赤壁蒲纺医院,包括6.5万个医用口罩、5000件防护服和2300副护目镜。这些都是医院紧急从社会上筹集来的。
 
队长一声令下,第一时间报名的就有100多个人,其中就包括何建文和朱坤。两人都是中通快递陕西省管理中心的货车驾驶员,又都是退伍军人,在他们看来,在这种最为敏感的时候,自己就需要站出来为需要帮助的人做些什么。
 
1月26日一早,何建文和朱坤一同从家驱车60多公里,赶到西安灞桥的物资仓库。8点多,他们将N95型医用口罩、防护服和护目镜,合计170多箱物资扛上车。中午十一点,他们戴着口罩,开着一辆9.6米厢式货车从西安出发,前往距离武汉80公里左右的湖北赤壁。
 
从出发地到目的地,全程达一千多公里。何建文和朱坤深知此次送货的紧急性,因此,两人决定“人歇车不歇”,两人交替着开。路上两人饿了也就喝点热水顶一顶。
 
马不停蹄开了10个小时左右,晚上十点多,他们抵达湖北赤壁。但由于湖北是疫情重灾区,高速路口封路。何建文和朱坤很着急,高速路口的工作人员提醒他们,去赤壁西收费站碰碰运气,那里或许可以进城。
 
于是,他们掉头前往赤壁西收费站,结果仍然无法进站。无奈之下,两人只好尝试拨打自己在抖音上看到的一个物资配送热线电话,打过去对方称是武汉负责物资的相关部门,之后他们又拨打了可能联系的所有电话,等待近两个小时。最后他们找到疫情指挥中心的号码,把物资和车辆的图片以及情况说明,编辑成短信发送过去。不久后,指挥中心回电,他们可以进入赤壁城区。
 
经过消毒和三道关卡,1月27日凌晨0点多,他们终于抵达了赤壁市蒲纺医院。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卸货,完成任务的何建文和朱坤从赤壁原路返回,于下午四点半抵达陕西西安。
 
因为是从湖北驶回的车辆,在西安的高速路口,他们被告知需要隔离。为了配合隔离,他们没有下车,在车上等候了三个小时后,坐着120救护车去到了隔离的大楼。何建文和朱坤被安排住在6楼,两人量了体温,目前一切正常。
 
如今,随着配送到武汉或者湖北其他城市的医疗物资越来越多,像何建文和朱坤一样,被要求隔离的货车驾驶员数量也在增多。此外,也有快递公司反映,由于防疫政策的实施,部分省市出现封路的情况,也对物流运输的效率造成了较大影响。
 
据百世集团相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反映,百世快递最早的一批货是1月24日(除夕)发的车,然后初一就到了,但是在后面的运输过程中遇到的主要问题还是封路,不过在出城的时候也会有很多当地人帮忙解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